其实在二次开庭前,我和李进斌在厕所中还发生了一段插曲:开庭前大概5分钟的时候,我有了尿意,打算去上个厕所(不然憋着尿在庭上和他辩论很影响发挥),我就进厕所,找了个尿槽开始拉尿。我快拉完的时候李进斌进来了,他也来拉尿。由于法院的男厕所一共就3个尿槽,我站在中间那个,他就只好在我旁边的尿槽开拉。当时,我就好奇看了一下他的X,发现特别小,我就忍不住嘲讽+拍照(拍照的时候我的尿已经拉完了,并且已经提上了裤子,此时他还在继续拉尿)。

我当时知道拍他X照会引起他的反感,但是认为既然他在拉尿,他也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。但我拍他X照的行为不幸被他发现。此时,他居然没有丝毫犹豫,当场就给我来了个4连招(瞬间夹尿—>提裤—>转身—>一把抢了我手机)。我当时大意了,没有闪,手机瞬间被抢,一时有点懵,感觉自己被偷袭(他不讲武德)。

当时突然想到自己的庭审发言稿还存在手机上,他抢去给我一起删了怎么办?我就着急了,当场去跟他抢手机。就这样,我们在厕所里扭打了起来,且动静比较大。

外面的保安听到响动,就赶紧冲了进来。当时保安劝停,我们也就没有继续扭打(此时手机还是被他死死捏在手上,我没抢过来)。然后我整理了一下着装,他也把裤链拉上了(他穿的西裤)。他恶人先告状:说我拍他隐私照片,侵犯了他的隐私。听了告状,我也火冒三丈。我说他抢我手机,构成抢夺罪,而且我手机上还有庭审的证据,他要是敢删,还构成毁灭证据罪。然后我们又吵起来了。吵架声音比较大,有几名法院的男性工作人员也进了厕所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然后保安和这几名男性工作人员劝我们不要在厕所里吵了,说法院是讲道理、**律的地方,不是吵架、打架的地方,叫我们去外面大厅去协商解决。

到了大厅,外面的几名女性工作人员(也可能是其他官司的当事人)也围了上来,都好奇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保安经了解情况,做出了一个让大家都认可的解决方案:李进斌把我的手机交给保安,保安当面确认X照删除,然后把手机交还给我。李进斌当时就照做了,他把我的手机交给了保安,保安当着大家的面,挨个把我刚才拍的他的X照一一删除,并当场重新检查了我的手机相册,确认了手机并没有其他关于李进斌的照片,就把手机交还给我了。

当时开庭时间也过了,我们就去出庭了,在法庭上我们又开始了新的战斗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https://www.highferrum.com/a/sifaanli/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*网友回复**:

用火车头的都是拒绝学习和拒绝拥抱成长的懒批。

火车头可以作为入门级产品,但不要停留在火车头,就python完爆火车头几亿年,不知道那些人还用火车头做什么?

是那么懒?不愿意在网上看几个python教学视频,有时间刷小视频,笑的跟沙比一样,少玩2局游戏,python什么都学会了。

懒批癌都人都该死,借口一大堆


网友回复:

引用:改过自新发表于2022-8-1710:17

用火车头的都是拒绝学习和拒绝拥抱成长的懒批。

火车头可以作为入门级产品,但不要停留在火车头,就python...


网友回复:

引用:朝花夕拾发表于2022-8-1711:02

你这么知道人家不会python?火车头模块化好用,有啥奇怪的。你目前看过多少python成品采集的项目。

小说...


网友回复:

引用:水牛发表于2022-8-1712:41

确实,94用的太不习惯了,关关的挺好。问下大佬,能分享点关关规则不


网友回复:

引用:改过自新发表于2022-8-1710:17

用火车头的都是拒绝学习和拒绝拥抱成长的懒批。

火车头可以作为入门级产品,但不要停留在火车头,就python...